Wednesday, June 22, 2011

尼泊爾紀事之 六篇

「道場」
即是以修道為務,證道為目的之場所。
《沙彌律儀要略述義》卷1:「閑晏修道之處。名為道場。
緣佛初坐菩提樹下。成等正覺。故以此處為得道之場。
今以人間法事。而為道場者。亦由檀信虔誠。奉請三寶。以求福利。
是故凡供佛轉法之處。稱為道場。」

道場對出家人的意義,
不是制式辯學的學術單位,
也不是以經懺儀軌謀利的職場;
更不是專營人情眷屬的子孫家廟,
而是,修道、辦道、證道之處。

道場之為道場,
外相上,一般是指硬體的建築規格,
作用上,主要能夠安住僧團,以資行道,
而體質上,該是由十方覓道而集的出家僧尼。

僧之所以為僧,
有別於俗,並不只是剃髮染衣的僧相;
而是勇於辭親割愛,志求出離得那一念「道心」。
對出家人來說,佛法見地的深植極其重要,
但,能夠讓出家人安貧守道,慧命永續,
經得起世間紛擾的考驗,世俗愛染的誘惑中能端正自身的,
也只有堅固的「道心」了。

道場所凝聚的,是出家人可貴的道心。
從出家因地的矯正,到正確修道思想的灌輸;
從僧團共住的概念,到健全僧格的完善培育,
以解脫世間為訴求的道心教育,也只有道場所能提供。
在和合無諍的僧團內共住共學,才能滋養道心,增上道業。
〈工程中的大殿。〉
〈在和合無諍的僧團裏共住共學,才能增進道業。〉
在Jomsom等待多天,撥雲見日之後,
飛機終于劃過Pokhara雲霧彌漫的天空。
雪山與雲層在陽光的折射中,映出一片刺眼的亮白,
低頭鳥瞰著被季雨洗過的城市,油綠的稻草在畝畝農田中蘇醒,
我又回到了這片可愛的綠色方舟。

在Pokhara青山滴翠的小城裏,Sarangkot的山下,
有當地目前為止唯一一座薩迦派的寺院:
Pema Ts'al Sakya Monastic Institute
寺院的地理位置極佳,坐在山的懷抱裏,
還有潺潺的山澗從中湧流。

十年前動工,至今仍在擴建的現址,
是院長Lama Kunga Dhondup,細水恆流的耕耘。
從當初只夠經費蓋的一排簡陋校舍開始,就已致力辦學。
Pema Ts’al ,蓮花池之意,是道心種子發芽的地方。
〈佛學課程進行中。〉
家鄉在Lo Manthang的Lama Kunga,
和塔澤堪仁波切是一起成長,同食同眠的夥伴,
長大後,Lama Kunga遠赴印度大吉嶺閉關進修,
然後到了美國為國家博物館整理革命中幸存的西藏文物。
後來與Khenpo Lama Pema Wangdak聯手成立Pema Ts’al,
旨在能夠方便Mustang地區的出家人不必遠赴加德滿都或印度,
在Pokhara就能研修佛法,學成後亦可將佛法回饋Mustang,
讓日漸沒落的Mustang佛教文化,由此獲得維護和振興。

〈小喇嘛們的作業。〉
寺院的教育制度,有佛學與世學兩种:
為年長學僧佈置的佛學教育,由從宗薩佛學院聘請而來的堪布負責指導;
為小喇嘛設計的一般教育,如語言術科等等,則是聘請當地的尼泊爾教師
跟著政府的教育指南教學,偶爾也有外國來的義工給學僧們上課。
課前集會,除了有每天固定念誦的文殊禮讚,
每週的週會,還會唱誦西藏國歌和尼泊爾國歌。

抵達的當天,剛好是休假日,
季風徐來,流水淙淙,學僧們在河邊戲水滌衣,
棗紅的僧袍點綴著青山綠水,灰色的霧氣籠罩著對岸的雪山脈。
慵懶濃滯的雲霧漫天,預告著我接下來將體驗的悠閒步調:
每天早午和Lama Kunga、堪布及外國義工們一起用餐,
每天黃昏和Lama Kunga在寺院環境內散步聊天吹季風,
和寺院的職事僧Tashi Wangyal到傳統市場採買馬鈴薯,
和兩位分別來自英國和美囯的義工暢聊天南地北和佛法?
〈學僧們在河邊滌衣。〉
〈Tashi Wangyal 與 Lama Kunga Dhondup,攝于Sarangkot,背景山下即是寺院所在。〉
我在Pema Ts’al住了一個禮拜。
說實在,在Pema Ts’al所見的純真,
是我人生經驗中,目前為止最為珍稀的部分。
寺院裏的和樂與和諧,學僧們克勤克儉地安貧樂道。
眼看Lama Kunga與喇嘛學僧們親切的互動和其睿智的隨機教育中,
竟也影響了我對所謂「佛行事業」的体認和看法。

在Lama Kunga身上,我看見有別於誇誇其談的堅定心力。
僧伽的培育,不是癡人說夢也沒有癡心妄想;
道場的建設,更不是仰賴於空穴來風的所謂「福報」,
而是扎扎實實地身教言教,隨順因緣的付出。
〈Lama Kunga正向Thartse Khen Rinpoche獻供曼達拉。〉
〈絕大部份的小喇嘛都是Mustang人。〉
正知正見的有無,法義與行持的結合與否,是僧伽素質優劣的關鍵。
所以說,堅定的信仰和僧伽教育的熏修,是每個出家人的根本。
道心得要與道行相應,出世意樂和行為務必踏實,
只有名正義實的出家僧尼,才堪能消受檀越信施的殷勤供養,
究竟上,也能為佛教的住世與流傳撐起一片氣候。

《維摩詰所說經》卷1〈4 菩薩品〉:
「『如是,善男子!菩薩若應諸波羅蜜教化眾生,
諸有所作,舉足下足,當知皆從道場來,住於佛法矣!』」
〈Pema Ts'al Sakya Monastic Institute〉
蓮花池,栽培著出淤泥而不染的蓮花;
蓮花池,孕育著世間泥漕中清淨的僧伽。

Tuesday, June 21, 2011

尼泊爾紀事之 五篇

July 2010 Murmuring @ Jomsom-Mustang
幾近死沉的候機室裏,我坐在登機門的正前方,
眼神空洞地直視著空蕩的飛機跑道,
今天已經是第三天了,我要去哪裏?

每天早晨五點勉強地從床上爬起,
面對著經常落石的山壁,梳洗。
然後帶著浮腫的眼睛,酸痛的背脊,
走上一段風沙飛揚的黃土高坡,
再過一條波濤洶湧的黑水江河,
去趕晨間六點半的首趟飛機,期待今天是好天氣!

雲霧氤氳遮蓋了半邊天,飛機今天到底飛不飛?
每天這種漫長而且毫無結果但又必須出席的等待,
狠狠地抹煞了所有值得期待的理由。
因為雨季的緣故,往返JomsomPokhara之間的航班,
並不是有錢就可以坐得到,這還得看老天爺的脾氣。
每天手裏握著發皺而且塗改多次但又捨不得退的同一張登機証,
耐心說服自己沒有多餘的力氣來面對改換陸路離開的艱辛,
(更換三次擁擠的巴士,加上一段長達一小時的步行,
還要冒落石砸頭的風險……)
我想還是算了,不想累慘自己,還是讓我等吧……
〈雲層之上,原來真的有天堂。Dhaulagiri ·Nepal〉
~
所以嘛!早在初篇時就說過了,
等待就是我在尼泊爾的宿命。
前後等了近一個禮拜,才順利登機
離開幕斯塘的種孫Jomsom,安全著陸波卡拉。